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荷泽召开座谈会

当前位置 : 主页 > 全部分类 >
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荷泽召开座谈会
* 来源 :http://www.laobangzi.cn * 作者 : 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股票配债能卖吗,今日新债申购一览表 * 发表时间 : 2019-06-27 13:58 * 浏览 :

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荷泽召开座谈会,给当地市、县委书记们念了一副河南南阳内乡县衙的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但愿,县官们都不要再当自欺欺人的破窗工,在决策一方时请摸一摸良心、想一想百姓。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大院搬迁与gdp到底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没有搬迁县委大院的县委书记,是否就耽误了地方发展?那些护院派官员是否就是死脑筋、犟驴?或许,可以将拆掉体肤完好的老院、改建豪华县委大楼看作一次破窗理论的现实版。破窗理论发明者黑兹利特说,有人砸碎了窗户,于是势必要更换玻璃,这样就会使生产玻璃和安装玻璃的人开工,从而拉动gdp。搬了县委大院,也势必会有新的投资、新的开工,特别是越豪华、越气派的大楼拉动投资更大,而且因为一个行政中心在当地的巨大引力,会把其他产业吸附到新县委大楼周边,无可否认,这个县无论gdp还是县容都会借乔迁新址上一个台阶。貌似一切都是对的,但事实上:如果没有人打破窗户,那么窗户主人会把更换玻璃的钱用于其他地方,哪怕去买一件新衣服,也会使裁缝和卖衣服的人开工,也同样拉动了gdp。如果县委把建豪华大楼的钱用在其他地方,也会使其他产业和其他人受益,也会拉动地方发展。只不过,受益人不是官员干部,而是人民群众。回头再看,老县委大院也不尽是老少边穷一族,比如,湖南首富县长沙县的县委大院从1996年开张以来,就20多年没挪窝,尽管这个长沙县财政收入从当年微不足道的几千万元昂首阔步迈过了两百亿元的雄关。在策划《县委大院》时,报道组也有意选择了湘南、湘西、长株潭、洞庭湖区不同区域不同发展程度的县委老院子,就是希望告诉观众,老县委大院不是封闭落后加保守的代名词,这些老院子的当家人同样是带领全县人民谋幸福、谋发展的急先锋、勇闯将。

(李越胜湖南卫视《湖南新闻联播》负责人)

在经济学界,诞生于19世纪的破窗理论早已破产,沦为破窗谬论。但是,谬种流传,在中国出现的破窗工已经太多了。他们打碎了太多原本还可以使用很多年的窗户,拆迁了太多还可以居住、办公很多年的楼堂馆所和民居。生在中国的建筑物何其不幸,他们的存活年龄远远比不上国外的同辈们。在国外,上百年的老建筑满大街都是,而在中国,多少正值壮年甚至风华正茂的建筑物,倒在拆迁浪潮的沙滩上,无法与相伴的人儿白头偕老。感谢,终于还是有一批忠于信仰、忠于职守、忠于人民的官员,没有被享乐奢靡之风熏晕了头,没有被破窗谬论破了功,在大地上保全了一批红砖绿瓦或青砖黑瓦的老县委大院。老建筑里情味浓,不仅为当地留存了不老的风景,也让很多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人们,得以遥想重温那些不曾远去的大院情愫、激情岁月。

其实,衡东县这样的搬迁pk不是孤例。几乎在每个老县委大院所在的县,都不止一次有过大院搬迁的动议。有的已经画好了图纸,有的已经准备好了建新楼的资金,只等一声搬迁令下。在新邵县,有房地产商甚至提出,只要县委大院愿意搬,办公大楼由他们出钱建好。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房地产商的条件是县委大院新址的地块得由他来开发。放眼全国来看,近一二十年来,有多少地方正是在这样的搬迁pk中,选择了拆老楼建新楼,鸟枪换炮、弃旧迎新。大小官们欣欣然、飘飘然,乔迁了相互赛美赛高赛大、与白宫试pk的豪华大楼。可以说,进入《县委大院》报道视野的这些老院子,是楼堂馆所搬迁浪潮席卷全国后的一批幸存者。他们就像一次大自然的大面积地质变迁后得以保命的珍稀物种,因为稀少,所以才引发那么多人的怀旧,唤醒那么多人沉睡的记忆,也赢得那么多人的呵护,就像呵护大熊猫一样。

《县委大院》推出前后是有过争议的。策划前期,记者在衡东县调研时,就听到了搬与不搬两种声音。建于1970年的衡东县委大院,已经春秋四十度。苏式建筑风格的办公楼、木地板、40岁高龄的木制人造革沙发、盖红瓦的小平房宿舍,正是上世纪老县委大院那股熟悉的味道。还有,这里的县委大院是没有门卫的,每到夜幕降临,老百姓就三三两两到这里锻炼休闲,直把县委大院当公园。当然,老县委大院的集体食堂吃久了,也有人想换换口味。多年来,全国上下拆声四起,蜗居几十年的衡东县委,难免也有人向往更巍峨、更气派的官署。他们外出调研后,摆到桌面上的依据是,一个地方的发展就是靠行政中心的搬迁带动的。比如,邻省某县十年搬迁三次,每搬迁一次就带动一片城镇建设,三次搬迁下来,县城扩容一倍,gdp也上去了。珠玉在前,县委大院的搬迁不仅是为官员装点门面,还是关系一县兴衰的发展大计,岂不皆大欢喜?衡东老百姓传言,县委大院新址的地方都看好了。而记者一来,把镜头对准老庭院、老物件和大院传承几十年的老精神,春波荡漾中的县委大院搬迁大计不就要泡汤?就在记者担心衡东县委大院的选题站不站得住脚时,大院当家人出面了,县委书记给了记者一个肯定的答复,大院不会搬。不搬的理由,一是最近有中央5年内不准新建楼堂馆所的高压线,二是在这之前,更多的干部包括老同志们都是县委大院的护院派,他们认为,比起一些地方的群众住处来说,县委大院的房子还是坚固宽敞多了,没有到非搬不可的程度,而县里用钱的地方还很多,应该把钱优先用在谋发展、改善民生的刀刃上去。

理性地说,楼堂馆所搬迁应一分为二来看,不能与奢侈浪费划上绝对的等号。在拆迁重建浪潮中,也不乏一些地方确实是老楼已破难存身,量力而行建新院的,不然地球上就清一色是古稀危房了。但是,把原本可以延年益寿的院子拆掉,重建豪华大楼的也不在少数,不然,老百姓就不会千夫所指骂好大的官衙了。

上一篇: 值得一提的是 下一篇:没有了